“失敗者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雲初初淡淡瞥了對方一眼,目光中的鄙視不言而喻,絲毫不加掩飾。

對這種害人性命的庸醫,半點都不需要留面子。

那人被噎了一下,半響才說道:“這、這是我的病人……”

雖然不知道雲初初要做什麼,但是出於本能的忌憚,那人想要阻止雲初初要做的事情。

雲初初冷笑一聲,氣場全開,直接懟了回去,“病人是你的,但是遺體卻不是你的!我是在完成病人最後的遺願,輪不到你來管!”

說完之後,她不再理會對方。

手術刀飛快閃著寒光,下手穩准狠。

手術失敗的人,被雲初初訓斥得面紅耳赤。

在看清楚雲初初正在做什麼,更是震驚得目瞪口呆!

過了好幾秒,其他圍觀的人才終於反應過來,忍不住說道:“這這這……她不會是要摘除眼球吧?”

“對了,她那邊是不是有個眼球破裂的?”

“眼球移植手術是非常復雜且精細的手術,需要專業的眼科儀器,她能完成嗎?”

“她也太傻了吧?明明已經贏了,為什麼還要增加難度?還是那麼復雜的眼球移植手術?那不是輸定了嗎?”

“讓她去逞能好了,我們正好可以反超她,說不定還能拿到第一!”

“就是就是,我們別管她了!”

這些話對雲初初沒有任何影響,她在摘取了遺體的眼睛後,又深深對著對方鞠了一躬,然後轉身快步返回了自己的手術室。

Advertising

雲初初打算親自操刀,給病人做眼球移植手術。

這位病人是個值得讓人尊敬的人,不該就這麼失去眼睛。

劉琛驚訝地說:“這麼復雜的手術,你真的可以嗎?關鍵是這裡並不是專業的眼科手術室,沒有精密的儀器,怎麼進行手術?”

雲初初手裡一邊忙碌著,一邊鎮定地回答:“沒有儀器就不會做手術了嗎?我的眼睛就是機器。”

劉琛表情復雜,他半路找的這個隊友,還真是深不可測。

原本以為前面兩關,雲初初表現出來的能力已經很厲害了。

沒想到在第三關,才見識到她真正的實力。

劉琛站在旁邊當助手,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雲初初的動作,試圖想要看清楚她的手法。

卻絕望的發現,他根本看不清楚,也看不懂!

雲初初的手法實在太快,快得超乎常人。

她對於人體構造爛熟於心,每一根細小的血管和神經,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雲初初不怕別人偷師,因為偷也偷不會。

她之所以敢做這台手術,是因為她開啟了異能,透視眼。

每一根微小的眼部神經和血管,都清晰的展現在她的眼前,她才能順利接上血管和神經。

那些以為能超過雲初初的隊伍,又再一次目瞪口呆了。

Advertising

我靠!

這還是人嗎?

居然不用精密的眼科儀器,就能進行手術,而且還是最復雜的眼球移植手術!

那些人根本沒心思做自己的事情,反而是隔著玻璃牆,目不轉睛地看著雲初初的操作。

高手,這是高手啊!

這些人被打擊得不要不要的,直到雲初初呼出一口氣,“手術成功了!”

哈?

就完成了?

糟糕!

只顧著圍觀大神了,他們自己的手術還沒完成呢!

那些人全都蒙圈了,欲哭無淚的。

他們居然看雲初初看得太出神,自己的手術都忘記做了。

結果毫無疑問,雲初初團隊又是第一名!

他們不僅完成了規定的三台手術,而且還超額完成了。

為原本注定要失明的人,完成了眼球移植手術。

Advertising

這位值得尊敬的醫生,在眼睛恢復之後,又可以繼續進行他的醫療援助事業了。

手術結束之後,他就被送離了幽靈島。

他的助手高興的告訴他,慈善基金剛收到了一大筆捐款,署名是一個雲字。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那人雙眼蒙著紗布,嘴裡喃喃自語。

他的心情很激動,沒有半點懷疑,他的眼睛一定可以恢復光明。

雲初初隊伍以一騎絕塵的成績,獲得了第一名,可以提前去休息了,等待第二天正式見到大藥師公會的人。

他們被帶到了奢華的休息區,這裡的奢華程度和五星級酒店也不遑多讓。

等到天色黑透的時候,雲初初悄悄走了出來。

經過一天的比賽,島上的環境已經差不多摸清楚了。

雲初初出於謹慎,打算出去再看看。

她這麼一溜達,就來到了一排封存的手術室前面。

雲初初隔著窗戶往裡面瞧了瞧,看到了滿地的狼藉。

在房間的正中央是手術台,上面還殘留著大片模糊不清的紅色。

牆壁破了個洞,牆上有不少裂紋,地上有碎玻璃,到處都是灰塵和蛛網。

這裡似乎發生過一場爆炸。

雲初初本來不打算進去的,卻眼尖地看到一個被灰塵掩埋的東西。

那是……

好像是一根煙杆?

雲初初的師父楚卿,就喜歡用煙杆抽煙。

想起師父曾經來過這裡,雲初初眯了眯眼睛。

左右看了看,確定四周沒有人,雲初初撬開鎖走了進去。

她撿起地上的煙杆,果然在上面看到了一個楚字。

還真是師父當年遺留的東西!

從蘇坤蘇蘇那對變態夫妻那裡,得知師父當年曾經輸給了他們,而被驅逐出大藥師公會。

雲初初總覺得,師父醫術高明,實在不應該輸給那對變態夫妻,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要是她能弄明白事情的緣由,就能化解師父心裡的結。

雲初初打開手機電筒,仔細搜查著線索。

忽然,她的視線落在了地上破碎的試管上。

她小心地撿起一片碎片,放在鼻尖聞了聞。

她能聞出來,這裡面殘留著一種易燃易爆的化學藥劑的味道。

看看手術台上殘留的血跡,再看看四周的爆炸現場,不難推斷出當年發生的慘劇。

楚卿和蘇坤蘇蘇夫妻比試,卻被動了手腳,將師父要用的試管上塗抹了易燃易爆化學藥劑。

師父在對病人進行救治的時候,忽然發生了爆炸,導致了病人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