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有一個報仇的執著念頭撐住吧。

鳳晴哦了一聲,“也是,老先生活到現在,想來身體健康方面還是不錯的,他們從被選中之後,就開始接受魔鬼般的訓練,體質強於常人,活到一百多歲,可能都不成問題。”

“這樣看來我媽出遠門,是知道了老先生的下落,老先生現在安全吧?我媽去找他了,真讓我媽找到他,他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鳳晴對自己的親媽太了解。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老先生現在很安全。”

在商家好好地住著呢,還有那些傳說中的高人,而且老先生現在莞城,鳳悅就算有殺意,也很難在莞城得手的。

鳳悅不是不想伸手進莞城,意欲培養寧家二小姐成為她的棋子吧,後來被妹妹他們先一步懷疑,發現,鳳悅就放棄了寧二小姐這枚棋子。

鳳家主的人只要伸手到莞城,都會被剁了。

她心知肚明,在莞城,她很難辦得成大事。

“那就好,那就好。”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一下子就陷入了沉寂中。

“鈴鈴鈴......”

是鳳晴的手機響了,手機鈴聲打破了這片刻的寂靜。

她掏出手機看了來電顯示,是方堯打過來的。

以為方堯這麼快就過來接她呢,鳳晴當著海靈的面接聽方堯的來電。

Advertising

“大小姐,家主回來了,剛到的機場,大小姐現在回來,能搶在家主回來之前到家。”

鳳晴蹙眉,“這麼快就回來了?剛才通電話時,問她,她都說不准。”

很快,她就明白了,母親喜歡搞襲擊,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好,我知道了,我等會兒就回去。”

鳳晴倒是不著急。

她回到市中心也不遠,肯定比母親先一步到家的。

哪怕母親先到家也沒事,她現在管著鳳氏集團,談生意,應酬,經常忙到深更半夜才回家,那是常態了。

剛從海靈這裡證實,莞城那邊是有老先生的消息了,這邊馬上就收到她母親回來的消息,想來,她母親並沒有見到老先生,甚至還不知道老先生真正藏身於何處。

“大小姐也不用著急,開車慢點。”

“我不急,我也不用搶先回家,我都不知道我媽回來,正常忙活著,哪能給我媽接風洗塵呀。”

“等會兒一起吃飯。”

說是那樣說,鳳晴還是要回市中心去的。

方堯應著:“好,我在酒店等大小姐。”

兩人結束了通話後,鳳晴便對海靈說道:“日不要說人,夜不要說神,說了就來,你剛問我媽什麼時候回來,現在就接到了方堯的電話通知,我媽剛到機場。”

“四個兒女,她沒有一個真心信得過的,要回來了也不讓我們知道。”

Advertising

最後一句話,鳳晴是帶著自嘲的口吻說的。

覺得她的老母親活得真是累。

親生的兒女都不敢相信。

想到她和母親並非真正一條心,鳳晴又覺得正常了。

海靈說道:“她出遠門,是收到了點消息的,是去求證一下,沒有求證成功,又見你沒有上當,自然就回來了。”

“突然回來,不想讓你們知道,呵呵,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吧。”

她起身,“本來還想著請你吃頓飯的,你說要和方先生一起吃飯,我就不當那盞電燈泡了,你們倆要不要弄個浪漫的燭光晚餐,浪漫浪漫?”